回憶筆筆皆是青春是淩亂的。

回憶筆筆皆是還未形成固有價值觀

 

不曾構建龐大死板的價值體系,還未曾衰老到以井底之蛙的姿態真盞匭嬤柕紫略贌o新事(心事)。而同時,淩亂本身就是青春和詩歌的特權,一如詩歌本身的創意和結構:飄逸的思維以文字的碎片組成長短句按照內在的音韻節奏吟唱,表達著以偏概全的絕對。當然這些碎片因為詩人本身的氣質與文化品質的不同,有的成為殘渣瓦礫或污水表面燦爛的泡沫轉瞬破裂,也有少數碎片成為珍珠或鑽石,或者沒有珍珠的潔白鑽石的高貴,卻成為佇立在道路旁的冷清粗礪的里程碑,代表著一代人使命的記錄與結束,同時也代表著一個方向,一份囑託:囑託更年輕的人們,請沿著這個方向走下去!當然,這些里程碑似的詩歌和碎片,更多的成為荒涼曠野上的紀念碑,但無人憑弔,或者被禁止憑弔。

 

回憶筆筆皆是血性的!

 

莽撞的衝動的盲目的無知的無畏的愚蠢的義無反顧的!一如廣場上那些因絕食而奄奄一息的年輕生命。也許,青春的反面是成熟清醒或者睿智,當然由於文字與人性的無限可能性,我們也可以將這個反面定義為圓滑麻木懦弱與世故。可是,我要歌頌的就是這種因為信念或盲目和荷爾蒙結合所催生的非如此不可的血性!而這種非如此不可的絕對,很容易成為詩歌的主題,一如愛情。

 

其他最新消息》

獲獎無數

業界情報

專業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