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回憶筆筆皆是

把旋轉的風車當做巨人弄得自己遍體鱗傷。

 

就如同廣場事件平定多年之後的一種反思,認為那些以命相賭的年輕生命高估了政權的人性與柔情,不瞭解那些上位者是特殊材料製成的,那種材料沒有人的感覺;更有一種指責是青年人的衝動狂妄與不妥協促成了最後的流血,使國家失去了一次轉型的機會,從而滑向當今萬劫不復的深淵。站在23年後的今天,說這些話是冷靜的客觀的,甚至冷靜得高調!青年以命相博的時候,他不會瞭解政權本身的墮落與殘忍,他不會懂得以個體的肉體組成的政黨與政權,在權力和利益的浸淫中足以異化人性。當政者通過反智、反美、反愛的教育,在毒化國人靈魂的同時也毒化了他們自己,在他們的認知,自身行為極其必要並且合理,甚至會說站在不同的立場望著同一個方向。在活動的開始之前,站在青年的回憶中回憶筆筆皆是!因為,在他們的理念,活動當天擁有著美好的記憶,甜美的回憶。“我深情地愛著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其實,他想說的是“我”即是“家人”。作為個體的人,他們同樣需要被愛護。他們是喪失了正常人應有的尊嚴、感覺、常識和判斷力的機器,一如風車。堂·在挑戰風車的時候,他不可能認識到風車是風車;青年以命相賭的時候,也不可能知道機器根本不在乎生命!所以,在我的認知,即便23年之後,你也不應在一個假設的前提下指責那些廣場上的青年剝奪了祖國的一次機會!因為你只想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和你卻從不給你自己機會。

 

回憶筆筆皆是屌絲之所以永遠是屌絲

 

難以翻身做,就在於在歷史的關鍵時刻,總是忘記了他們多年來的這句諄諄教誨:“從來就沒有救世主……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讀過某人的錄音錄,他和他的前任也許是這個龐大黨國機器中罕有的人性尚存的異數,他們值得被尊重與緬懷,但是他們並沒有曼德拉與昂山素季的清晰的深入骨髓的不可動搖的價值觀和政治智慧。

 

其他最新消息》

獲獎無數

業界情報

專業細心